当前位置:首页>宣传教育
生态立市让银川与绿色发展相伴
2019-08-01 17:09

1.jpg

2.jpg

3.jpg

贺兰山下植被茂盛。

银川护“蓝”见成效。

炎炎夏日,暑气蒸腾。在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里,呈现出夏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观,游客纷至沓来,将青荷粉黛之美收入眼底,扫去心头盛夏的燥热。

贺兰山主佛沟、大口子沟如伤疤一般的岩石土层曾低诉着人们对生态的破坏,而今生态修复工程已实施两年,青草覆盖“疤痕”,回归自然面貌的时刻又近了。

去年,我市空气质量改善程度位居全国169个重点城市第四,优良天同比增加21天,而今年截至7月30日,我市优良天数已同比增加23天。

近年来,伴随着我市生态立市的生动实践,全球首批“国际湿地城市”称号、2018年中国“最具生态竞争力”城市称号等荣誉接踵而至,成为银川人获得感、幸福感的美丽注脚。

湿地之城 景不断链

7月20日至8月31日,银川市首届湿地生态文化旅游节暨鸣翠湖第三届荷花节在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举行。绵延数百亩的荷花从层层绿叶中探出头来,向过往游客展示它的柔美风姿。

不仅是鸣翠湖,黄沙古渡、宝湖、鹤泉湖、黄河外滩等全市主要湿地,今年都陆续举办了一系列的文化旅游活动,吸引游客走进湿地、了解湿地、爱护湿地。同时,垂钓、冰上运动等多项湿地休闲运动,也丰富着居民的文化生活。

将丰富的湿地资源融入全域旅游“大文章”,为文旅融合赋能——这是我市今年为激发全域旅游新活力而开展的创新工作。去年,凭借丰富的湿地保护资源与先进的湿地保护理念,我市获得“国际湿地城市”称号,这一成绩的取得离不开多年的湿地保护工作。2011年以来,我市利用各级资金对市域范围内的一些重点湖泊湿地进行植被恢复、鸟类栖息地修复、湖泊清淤疏浚等保护与恢复项目建设,以及扩湖整治、水系连通等湿地保护工作,使得全市湿地生态系统不断完善。

此外,每年的湖城文化节、燕鸽湖红嘴鸥文化节、荷花节以及阅海观鸟潮等等,都擦亮了“国际湿地城市”这一品牌。阅海湖、典农河、黄河湿地、鸣翠湖、北塔湖……一个个集生态与人文于一身的水域美景常年水不断线、景不断链,让银川这座湿地之城实至名归。

当前,我市正在全面推行河(湖)长制,建设“绿色、高端、和谐、宜居”新银川,这对全市的湿地保护与利用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今年,我市也提出了对全市湿地生态进行全面保护修复、精细化管理和湿地保护率

达到85%的奋斗目标。

“我们将采取更严格的保护措施,积极发展建设湿地公园,提高湿地保护率。”银川市湿地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吕金虎介绍,今年我市正对银川市东部区域的大小南湖进行湿地公园规划,规划总面积2735.5公顷,主要对南湖荒漠湿地生态系统及其栖息在此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遗鸥种群进行保护修复。据近两年观测,该区域湿地内栖息着遗鸥种群数量达1000多只。结合文旅融合规划,今年我市还实施了银川市区北部丰登湖群水系连通整治工程,规划水系连通及湿地修复总面积约583.8公顷,项目将充分利用区域内分布的沟道、湖泊、库塘及农田支渠,打造一个“水在城中、城在园中”的水景公园,提升湿地生态景观。

贺兰山生态修复 岩石上重新长出绿草

2018年,记者曾来到贺兰山主佛沟、大口子沟硅石矿区,由于常年的开采,这里的生态遭到了严重破坏,裸露的岩石土层寸草不生犹如一道道“伤疤”,与周边山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银川市自然资源局经过对这两处硅石矿区的生态修复,现在的主佛沟、大口子沟裸露的岩石已经重新长出了绿草,生态得到了有效的恢复。

“山上种活一棵草,比山下种活一棵树还要难。”银川市自然资源局土地整理中心主任孙玉国介绍,主佛沟、大口子沟硅石矿区位于贺兰山东麓大口子沟和朱峰沟地区,在贺兰山国家自然保护区范围内,由原自治区经委批准发证,于上世纪90年代初开采,因设立贺兰山国家自然保护区,于2006年停产至今。时隔一年,记者再次驱车来到了这两处矿区生态整治现场,大片白色裸露的岩石已经看不到了,只有萌发的新绿依稀可以辨认出这里曾经遭到过生态破坏。

孙玉国告诉记者,这两个生态恢复项目面积达到了24万平方米,由于停产后没有进行恢复治理,开采时产生的平台、掌子面及顺坡倾倒矿渣形成的坡面,对原有的地貌和植被造成了破坏。同时,矿区位置较高、坡度较陡,致使植被恢复困难,治理难度非常大。经过多次论证,最终确定采取“小降解袋装草籽+防护网”方式进行治理。

记者在主佛沟生态恢复治理现场看到,需要整治的工作面最大落差达到了180多米。

由于贺兰山降水有限,最难的就是从山下往山上引水。对此,施工单位建了多个蓄水池,通过总长7公里的无缝钢管将水从山下通过多级泵站引到山顶。负责生态恢复施工的北京岩土工程勘察院有限公司宁夏分院院长徐敏告诉记者,利用该技术恢复老旧矿区生态,在宁夏还是第一次应用。

根据现在的修复情况,植被生长的状态很好,达到了预期治理效果。孙玉国说,施工结束后,还将对道路、管道、电路等人为活动遗迹进行清除,恢复贺兰山的自然生态环境。

打出组合拳 留住银川蓝

“1~3月份,正值银川的采暖季,但优良天数不仅同比多了12天,优良天数达标比例创5年来的新高,而且二氧化硫平均浓度同比下降了52.8%。”银川市生态环境局大气科负责人吴晓楠告诉记者,52.8%这一数据与我市实施“东热西送”工程不无关系。

去年,我市完成东热西送一期工程,集中供热面积达到3489万平方米;完成西夏热电二期工程,西夏热电一期、二期集中供热面积达到3005万平方米。依托这两大工程,全市共拆除燃煤锅炉103台,总吨位1801.9吨,集中供热管网覆盖区域内燃煤锅炉实现应拆尽拆。

“煤中含有硫,供暖季二氧化硫的平均浓度也相对偏高。实施集中供暖后,燃煤量减少了,二氧化硫平均浓度自然大幅下降。”吴晓楠解释道。

与此同时,去年,我市还强化燃煤锅炉煤改气、煤改电,实施煤改气、改电或停用居民、工业燃煤锅炉42台148.8吨;对保留的燃煤(含调峰、应急锅炉)全部建设完备的脱硫、除尘、脱硝设施,完成燃煤锅炉粉尘治理项目9个;完成环城高速建成区内散煤用户治理9045户,实施了散煤双替代项目59个。

时值盛夏,冬病夏治的三伏贴受到人们的追捧。殊不知,银川市生态环境局也正在对我市大气进行“冬病夏治”。城市集中供暖,将大气污染降至最低,那未实施集中供暖的农村,该怎么办?我市从源头抓起,在全市建立覆盖三区两县一市的清洁煤配送中心,坚决向劣质煤说再见,从而最大限度降低了农村燃煤对二氧化硫平均浓度以及PM、PM的影响。

截至目前,我市已新建清洁煤配送中心6个,升级改造清洁煤配送中心16个,这些清洁煤配送中心将在今年实现全市农村用煤全覆盖。

然而,“治煤”仅是我市“蓝天保卫战”的一角。今年上半年,在治尘方面,我市开展扬尘专项督查,152个建筑工地采取了“6个100%”防尘措施,273处裸露空地、27处堆土完成治理,实施13个工业堆场治理项目。在治气方面,银川市生态环境局排查无组织排放企业73家,制定“一企一策”,加快推进整改;排查工业炉窑17家,正在按时序推进整改;实施挥发性有机物专项整治,对涉挥发性有机物排放工业企业、汽修、喷涂、干洗、机动车等污染源进行全面治理;排查各类“散乱污”企业593家,全面推进整治;加快推进自备电厂超低排放改造。在治车方面,我市将黄标车、老旧车信息录入缉查布控系统,开展缉查布控;优化重型车辆绕城行驶,划定重型柴油货车市区限行范围;率先在全区建成3套固定式尾气遥感监测设施,配备2套便携式设备,提升车辆排放监管能力。

同时,银川市生态环境局强力推动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到位、取得实效。据了解,截至目前,重点督办件泰瑞制药正在拆除;伊品生物对产生异味扰民车间进行了拆除和整改。自治区已解除挂牌督办,群众投诉大幅下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