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母亲河健康 让父亲山安宁
2019-11-18 10:08

四排口治理工程实施后,黄河主河道由距离滨河大道最近的20米扩展到2公里,真正为老百姓生命财产筑起一道安全屏障。

  自然生态良好是城市最好的“名片”,今年,石嘴山市大力开展城乡绿化美化、黄河生态保护等重点生态工程。

  黄河流经石嘴山市长达108公里,黄河水成为当地农业灌溉、城市绿化、工业生产用水等方面的“滋润源”。(资料图片) 本版图片均本报记者 王鼎 钱建忠 摄

筑好生态巢,才能引得百鸟来。随着生态环境变好,大量水鸟来到平罗天河湾栖息、繁衍。

黄河是流动的历史。我们生存于长河两岸,感受着时代奔腾不息的脉搏。

从东经98度、北纬35度黄河源头,到东经119度、北纬38度黄河入海口,这条全长约5464公里的河流一刻不停地冲刷着中华文明记忆,映照沿岸变迁与深刻变革。

当时空坐标定格于这条贯穿中国、“几”字型大河的西北一隅,因贺兰山与黄河交汇处“山石突出如嘴”而得名的石嘴山市,正在以创新型山水园林工业城市的形态持续“生长变化”。

坚持黄河与贺兰山一体保护一体治理,石嘴山人切实肩负起推进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政治责任,努力推动黄河石嘴山段在转型发展、高质量发展上走在前、作样板。

翻过湿地芦苇,还是湿地芦苇。

金波四溅,鸟鸣啁啾,自然的生灵在风中欢歌,异音同至听,殊响俱清越。

苍山如海,夕阳如梦。石嘴山黄河公路大桥似从天上来,横亘天云之间。

11月17日,石嘴山市惠农区湿地草原依偎在黄河的臂弯中,初冬送走了它春夏时满目皆绿、润人心田的塞上江南景致,带来了山河共舞、落日孤烟的豪气与自在。

宁静祥和生态图景的背后,是力度空前的生态治理。

近年来,石嘴山市把“生态立市”的理念融入血液中、深入骨髓里,坚持黄河与贺兰山一体保护一体治理,仔细算好“政治账”“经济账”“生态账”,持续推进黄河、沙湖、星海湖、三五排和水源地生态保护,努力打造“贺兰山生态长城”。

截至10月24日,大武口区、惠农区完成37个河湖水域岸线的底图制作、岸线边界、管理范围、保护范围预划等工作;平罗县完成25个河湖水域岸线划界确权工作的75%。

以“携手清四乱、保护母亲河”专项行动为抓手,惠农区着力破解河湖治理管护难点。各职能部门通力协作形成合力,集中力量清理整治河湖“四乱”,梳理“四乱”问题31件,到今年10月下旬已完成整改28件。

驱车在贺兰山蜿蜒山路盘旋,看不到昔日排队载煤的运输车辆,看不到煤灰遮天蔽日的景象,石炭井庙山附近的渣山已变为层层叠叠的“梯田”。

高田如楼梯,平田如棋局。蓄水、保土、植绿,一度因挖煤而千疮百孔的矿区主色调不再是黑色,渐渐覆盖植被,有了生机。

镜头转到大武口区“贺兰山下第一村”龙泉村。

金叶榆灿烂夺目,侧柏层次分明,火炬树热情如火,树木簇拥静卧的村庄。目力所及,多年种植、留有岁月痕迹的深绿内外,是一环又一环新生的色彩。

通过发展乡村游,龙泉村激活了发展的内生动力,吃农家饭、住农家院、赏农家景、品农家情的产业发展新形式方兴未艾,村民人均增收2200元。

“深入挖掘黄河文化蕴含的时代价值,是讲好‘黄河故事’的关键。”石嘴山市文化旅游广电局工作人员表示,该市大力发展工业旅游、生态旅游、民宿游等新兴业态,把黄河的生态财富、文化财富转变成石嘴山人民的社会财富、经济财富和民生福祉。

离开发展谈环保,是缘木求鱼,离开环保谈发展,更是竭泽而渔。

今年,石嘴山市严格落实“企业亩产效益综合评价”办法,倒逼落后产能淘汰、“僵尸企业”退出、低效企业转型转产,着力打造绿色发展的创新型生态园区,同时,全面开展零直排示范区建设,从根本上治理污染,守住一片蓝天、一方清水、一脉青山。

“全市认真谋划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重大项目共11大类40余个项目,包括三五排流域沟湖连通补水净化工程、惠农区黄河文化湿地公园建设项目、石嘴山市入黄排水沟人工湿地及水质提升工程、平罗工业园区及石嘴山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污水处理厂中水回用工程等,为黄河流域石嘴山段水环境质量进一步提升奠定基础。”石嘴山市水务局工作人员说。

银河村:一泓碧水润朔方

本报记者 田 丽/文 姜 盼/视频

初冬暖阳,肆意洒落。

石嘴山市惠农区礼和乡银河村,收割完庄稼的农田里,残留的秸秆在阳光下折射出金黄色的光芒。

道路两旁的景观湖一洼接一洼,波光粼粼,湖边金黄色随风摇摆的芦苇、浅褐色挺立着的蒿草,由低到高,由浅到深,像一幅油画。一群灰色野鸭,时而“扑棱棱”扇动翅膀低空飞行,带起串串水花;时而钻进水里捕捉小鱼,怡然自得。

银河村北临黄河,村里湿地湖泊众多,生态环境优美,是石嘴山市2018年美丽家园试点村。近年来,村里将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生态经济优势,以田园、绿色和生态为切入点,通过“合作社+企业+农户”模式,打造银河湾生态休闲旅游度假村,以此实现乡村振兴。

绿皮火车变餐厅

银河村银河湾广场四周,3家火车皮餐厅引人注目。

“石嘴山以前是煤炭城市,现在已转型升级。这些改造成餐厅的绿皮火车曾经是煤炭运输专列。”银河村村党支部书记王学峰告诉记者,用火车皮改造餐厅,既能保护工业遗产,还能形成新的文化亮点。

“银河湾八大碗农庄”餐厅已开始试营业。餐厅老板孙会芝,今年49岁。“小时候,全村人在黄河边谋生,除了种地,就是在河边放羊、放牛,日子没啥奔头。”在外跑了十几年运输,孙会芝难舍故土,2003年回乡搞起了养殖业。

今年,看到银河湾广场火车皮餐厅的商机,孙会芝就想,何不将自家种的瓜果蔬菜,养的鸡、羊搬上餐桌,自己当老板?

在村委会的帮助下,孙会芝如愿以偿,“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村的生态环境好,致富项目多,我对未来有信心!”

王学峰告诉记者,银河村已经在黄河边上的万亩天然湿地草原合理利用区内,保护性开发了沙滩排球、骑马射箭、婚纱摄影等旅游项目。今年端午节假期,村里接待游客1万人次。

“空壳村”变产业村

24岁的退伍军人柏波,是银河村小有名气的致富带头人。2016年退伍后,他回乡搭起温棚种植无花果,父母搞牛羊养殖,一家人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他的无花果大棚里,一株株无花果树长势喜人,淡紫色的无花果散发着阵阵果香。“无花果生长周期短、见效快,今年靠7亩无花果,收入近10万元。”

银河村过去是个“空壳村”。近几年,村里引进了10万吨中央粮食储备库项目、原草羊业项目等,在乡村旅游、经果林等产业的带动下,村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该村集体收入排名惠农区前三名,村民人均年收入由过去的7000元,增长到现在近2万元。

“我们的好日子,离不开母亲河的馈赠!她好了,我们才能好!”王学锋说。

寄美好生活于山水间

张向阳

同样一片土地,过去是盐碱化严重、风吹沙起的荒凉之地,现在是水草茂盛、水鸟钟爱的栖息地;同样生活在黄河边,过去靠开垦河滩地过活,现在靠乡村旅游,日子红火;同样一条山路,曾经煤灰遮天蔽日,现在满眼尽绿。这些对比不是想象,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平罗天河湾湿地公园、石嘴山市惠农区礼和乡银河村和贺兰山下。

都是“靠水吃水”“靠山吃山”,有啥不同?其实很多人都明了其中原因:“吃法”不同。

掠夺破坏式的“吃法”,看似一时获益,但竭泽而渔终将无鱼可吃。曾经因破坏生态而遭到的报复已经一再警示我们:以环境为代价去追求一时的发展,得不偿失,更是对子孙后代不负责任。换个思路,坚守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导向,立足自身实际,那么,不管是种植经果林、发展采摘经济,还是开发生态产品、推动乡村旅游……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每个富有特色的发展路子都能获得可观的生态和经济效益。

如今,从盐碱荒地变成丰收宝地的变化正在更多的地方上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就是答案。

清风明月入我心,近水遥山皆有情。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贺兰山是我们的父亲山,老百姓所期盼的美好生活中,他们的位置不可替代。从每个人做起,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决心更大、行动更自觉,才能更好守护好这一方山水、守护好我们的幸福生活。

黄河安澜 百姓安宁

本报记者 马照刚

“‘龙口’截流合龙难度极大,仅砼四面体就用了300多个。”站在黄河石嘴山河段平罗四排口河道治理工程25号丁坝边,乔建宁看着新砌护的河道里奔流向前的黄河水,感慨颇深。

“你看,现在河道是经过治理工程建设的,而脚下的这块地才是以前黄河水流经的主河道。”在石嘴山市水务系统工作20多年,四排口河道治理工程深深烙在乔建宁心中。

黄河流经石嘴山市长达108公里,黄河水成为当地农业灌溉、城市绿化、工业生产用水等方面的“滋润源”。

然而,由于黄河流经石嘴山河段为沙质游荡性河道,黄河水流河床始终摇摆不定。“塌岸毁田现象常有,汛期防汛压力很大。”

2015年,作为国家确立的172项重大水利工程之一的黄河宁夏段二期防洪工程,在中卫、吴忠、银川和石嘴山市10个县区开工建设,涉及石嘴山河段建设项目共16个标段,工程治理总长度26.749公里。其中,位于石嘴山市平罗县通伏乡通伏村滨河大道东侧的四排口河道也被列入治理工程。

“四排口治理工程最难的是要将凸形河道取直,对原主河槽进行截流,对新开挖的河道实施控导。”在近10米深的黄河水中,要将3.7公里长的凸形河道取直,实现黄河水截流控导,技术是一道难题。

请专家实地考察,制定方案现场论证……2017年8月3日,四排口治理工程开工建设。作为工程建设单位现场负责人,乔建宁始终坚持在岗,每晚到家已是深夜。“建设场面很壮观,几百辆施工车来回穿梭,从施工工地到滨河大道排成了约5公里的长龙。”乔建宁说。

2018年3月14日,是乔建宁参与四排口治理工程最难忘的日子。“‘龙口’成功截流合龙,这可是宁夏治黄史上第一次实现黄河水在沙质游荡性河床顺利截流。”

2018年6月30日,总投资9291万元的四排口治理工程完工,新建和维修加固丁坝26座,开挖导流引河1.8公里,工程总长4.59公里。

黄河安澜,百姓安宁。“工程实施后,黄河主河道由距离滨河大道最近的20米扩展到2公里,真正为老百姓生命财产筑起了一道安全屏障。”乔建宁说。

滔滔黄河水 引来好日子

本报记者 李 良

初冬暖阳,曲水环绕。

11月17日,平罗天河湾湿地公园里,成片的柽柳林将浅滩染成金色,上百只白鹭悠然嬉戏……

“每到5月,鸥鸟翔集起舞,鱼戏莲叶间,芦苇随风荡漾……”平罗天河湾湿地公园负责人说。

沿着吊桥一摇一晃地走上观鸟台,黄河呈带状缓缓延伸向远方。

“过去,这里除了烂草滩就是盐碱地,全是土没有路,冬春季节一刮风,黄沙漫天,眼都睁不开。”在天河湾工作近20年的护林队队长胡月朝说。

平罗县地处宁夏沿黄经济区,黄河横穿县域43.5公里。平罗天河湾湿地公园前身是平罗县黄河湿地保护林场,位于黄河平罗中段的核心区域,是黄河宁夏段珍贵野生鱼类重要的栖息、繁衍地。

近年来,平罗县以黄河生态资源保护与修复为抓手,相继在林场组织实施湿地水系连通、绿色廊道、植被恢复、科普宣教等工程建设。

“我们引进了抗旱抗盐碱、生长周期长的鲁柽一号进行实验种植,大获成功,现在已成为场区主打树种,光今年就新栽植了2500余亩。”胡月朝说。

随着生态环境变好,大量的水鸟来到天河湾栖息、繁衍。据统计,天河湾湿地公园内有黑鹳、中华沙秋鸭、小鸨等23种国家一二级保护鸟类,鱼类3目5科25种。

驱车驶向12公里外静卧在黄河西岸的平罗县高仁乡六顷地村,瓜菜大棚里,工人们正忙着整田施肥。

“以前黄河边塌方严重,上世纪80年代末,种了几辈子的地因为一次塌方毁于一旦,2亩地的西瓜冲到了黄河里。”今年65岁的张海山说。

后来,张海山一家人迁移到毛乌素沙漠边缘开荒,在盐碱地上铺上厚厚的沙子,引进黄河水慢慢种出了庄稼。

西瓜越种越甜,规模越做越大。张海山成立乐海山沙漠西瓜专业合作社,面积从上千亩到两万亩,温棚从4座到55座,一年四季有瓜果上市,带动200余户农户和移民种植沙漠西瓜,村民人均纯收入1万余元。

通过多年治理,这片盐碱严重、风吹沙起的荒凉之地,在黄河水的润泽下已成为土地肥沃、瓜菜飘香的“金土地”,黄河也成为当地群众脱贫致富的“幸福河”。

2019年,平罗县通过深入开展“携手清四乱,保护母亲河”专项行动,拆除违章建筑22处、房屋2800余平方米、圈舍4850余平方米,整修河湖岸线11.1公里。



分享到: